30 6月 2022 · 0 min read

我们现在已体会到我们对通货膨胀的了解有多么欠缺 — 美国联准会 (Fed) 主席表示

欧洲央行总裁 Christine Lagarde 与美国联准会主席 Jerome Powell。来源:ECB,  Sérgio Garcia | Your Image.

美国联准会 (Fed/ US Federal Reserve) 主席 Jerome Powell 表示,目前美国和欧洲的高度通货膨胀让央行官员有机会“更好地体会到我们对通膨的了解有多么地缺少”。

Powell 周二在葡萄牙举行的欧洲央行 (ECB/ European Central Bank) 之央行论坛上发表谈话时承认,在 COVID-19 疫情大流行期间和疫情开始之前,央行并未完全了解通膨及其原因。

Powell 说,经济学家和他们使用的模型并没有预测到当前的高度通膨,他说这些模型主要基于飞利浦曲线 (the Philips curve)。

根据 Powell 的说法,几乎所有预测者都预计去年的通膨程度将低于 4%。然而,他们都使用相同的飞利浦曲线模型,他说“这模型就是无法产生高通膨”。

Powell 说,我们所处的世界过去并不觉得通货膨胀是个问题,但在疫情的大流行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同时也要注意到我们已经历了“一系列供应上的冲击”,因此最终导致了“非常高的通货膨胀”。 ”

美国联准会主席补充说,更糟糕的是,乌克兰的战争“大幅地”增加了食品和能源商品的通膨压力。

国际清算银行 (BIS/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总经理 Agustín Carstens 也持有同样的观点,他在同一次讨论当中表示,各国央行仍不完全了解通膨。

“我们现在对通膨有了更好的了解,但还不够全面,” Carstens 说。

在评论美国联准会现在将如何努力降低通膨时,Powell 明确表示,尽管“我们可以影响需求端,但我们真的不能影响供应端。”

Powell 进一步表示,增长需要“放缓”以降低通膨,并表示这是美国联准会试图透过加息来实现的目标。此外,Powell 表示,美国联准会“希望经济增长能够保持积极”,尽管他承认经济将存在不会积极增长的风险。

“当然,我们也有走得太过头的风险,”他在谈到美国联准会加息时如此表示,然后补充说“未能恢复价格的稳定”将是一个更大的错误。

尽管如此,Powell 仍然乐观地认为,依靠使通膨迅速上升的相同力量,有可能会迅速地降低通膨。

他说,在疫情大流行期间,对汽车等物品的需求“直线上升”,部分原因是人们不想使用公共交通工具,而汽车公司没有生产足够的新车。Powell 说,这导致了价格大幅的上涨,然后也补充说,“至少在原则上,这个过程反过来的话也可以一样有效地运行。”

“当需求下降时,通膨有可能会更快地下降,”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