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 (Binance) 首席执行长因“垃圾币赌场”的文章控告彭博社的合作伙伴

Changpeng Zhao。来源:a video screenshot, Entrepreneur ME / YouTube

加密货币交易所 Binance 的首席执行长赵长鹏似乎对主流媒体对他的描绘非常不满,因为他愿意告上法庭来与之抗争。在一篇文章的中文版据称将他描述为经营一个“垃圾币赌场” (a shitcoin casino) 后,赵长鹏起诉了彭博商业周刊的香港出版商。

在一条推文中,赵长鹏声称,他之所以感到不高兴是因为该媒体说服了这位首席执行长称其文章将以积极的方式来描述他和币安,但却在最后一刻改变了该文章的报导范围和语气,。

“彭博社说:嘿,我们会给你做一篇很好的个人简介,邀请你拍照等等。然后在最后一分钟切换他们的故事走向。并且忽略掉他们从第 3 方所获得的所有正面评价。只选择旧的负面评论。接着还依旧把你放在封面上。哇靠!?相当不专业,” 赵长鹏在推特上写道。

该文章的英文版引用了一位未透露姓名且据称是交易员的人士所言,他声称是币安的用户,并称币安为“一个巨大的垃圾币赌场” (a massive shitcoin casino)。这篇文章还引用了一位体育媒体企业家的话,他正在反思加密货币整体来说是否可能是一个庞氏骗局 (a Ponzi scheme)。

同时,文章称赵长鹏是“世界上最大的数位货币交易所”的建设者,并补充说,他现在正“在残酷的加密货币寒冬中面临迫在眉睫的监管打击”。

已向纽约南区提交的法院文件中显示,赵长鹏的法律团队已向相关的美国法院申请一项命令,授权他们从彭博社获得某些受限制的发现,来用于在香港初审法院所审理的该项尚未判决之诉讼案。

提交的文件指出,“没有为币安是一个‘大型垃圾币赌场’的指控提供依据”,并且“原始文章中没有尝试识别和验证这个所谓‘交易者’的身份。”

在提起诉讼之前,币安的首席执行长要求彭博社撤回该文章,并删除其所有线上版本和相关的社交媒体贴文。该出版商的律师回复说,在不承认有不当行为的情况下,彭博社将采取措施删除这些贴文,并召回其翻译作品在香港的实体出版。

由于赵长鹏认为这些措施不够充分,他开始指示他的香港律师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针对该公司的关联公司 Modern Media CL。 “ 此诉讼主张指控诽谤,” 其文件称。